尽染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就算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梦想也需要很高的标准
也是啊,只有这一个梦想,怎么能没有价值。
对于那些成绩更好的人,可能都是不放在眼里的目标
就好像游乐园里“一米五以下的儿童禁止”的标识一样
再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就能进去
可是又必须得是现在
不是现在它就没有了实现的意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