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唇舌,号角和歌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我亲爱的王耀,祝你生日快乐,国泰民安!

再回忆起艾里奥与奥里费短暂的夏日恋情,突然发觉可以用一个实在的物品来形容。
就是雕塑。
是那座从海底偶然打捞出的雕塑,他无名无姓,不知来由,不知目的。
多年后这份热恋再被两人回忆起,时间推移,就像浪花拂过他的面颊,他的臂膀,他的精雕细琢。
他染上了时间和遗憾的颜色,他流畅的线条断裂,他光滑的皮肤侵蚀。
即使如此,你再看他,仍能记起当年绝美的模样。
还记得每一处细节,嘴角的弧度,眉头的多情。
能尽情的感叹,由衷的赞美。
却再也不能复原了。

是想看自家大闺女双马尾的欲望催使我动笔(›´ω`‹ )

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两三事(就到这里)

醒来之后是温暖的鼻息,松软的被褥和枕头,还有清爽的早安问候。

如果你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

现实告诉你,所谓的少女漫画和bl抓都是骗人的。

才没有温情的像个小鸟巢一样。

有的只有大清早昏暗的亮光挤进窗帘,无精打采的拍了拍床上睡的就差口水的两个小伙子,然后颓废的放弃。

只有手机闹铃能叫醒年轻人。

两个人的手机几乎是同时嗡嗡的哆嗦起来,安静的房间里终于有了声音——两只不情不愿的蛹状人类在床上翻滚的摩擦声。

还有哼唧声。

明明都是正常的起床反应,也不知道怎么就有点怪怪的。而迷蒙中两个人又都不约而同的将罪魁祸首认定成对方床头的手机,纷纷探出身子去摁。

几乎是同时消音后两个人都直接保持姿势趴了下去。

然后老白干摊在了金天天的身上。

“好…………敖……敖……尺……恩……”毕竟是肌肉比很高的上半身。

老白干顶着独角仙发型缓缓转过头“波……噢……咿……昂,欧……海……呦…”

安静了大概两分钟,终于清醒的老白干伸出手戳了戳被压进枕头里的软乎乎的金天天脸颊。

手感超棒。

有了第一次美好体验就会想要第二次!所以他又捏了一下脸颊,然后捏住了鼻子。

金天天成功被叫醒,挣扎着从被窝里逃出来,看见羽生老白干的独角仙头指着笑了半天。

“好啦博洋你快去洗漱!”被自家爱人笑的老白干开始闹小别扭。

另一个就坏笑着一溜小跑蹿进了浴室。

没有几秒又叼着牙刷探出头来,含糊不清的骄傲道“昨天晚上还有蚊子欺负你嘛!”

老白干闻言拉过窗帘做王之披风,一个潇洒的挥手整个人有被阳光镶了金边,笑着说“没有了!”

再也不会有了!

——END——
终于度过了考试……
坑了很久,感觉还是给这个故事一个结局比较好,就草草的写了这么一个短小的结尾,很想弄出那种(幸福的开始了)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做到。
就到这里吧!陪伴了我大概七个月的cp!
应该不会再写柚天了!不想误食的宝宝们请手动取关哦(´-ω-`)

(ABO)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两三事(七)

①圈地自萌
②请勿上升真人
③abo预警,不喜欢abo的娃子们注意避雷哦
④文笔差又ooc,注意。
*以上都能接受的,感谢各位观众老爷们捧个人场(⑉°з°)-♡
——————————————————————————————

比起花言巧语羽生应该更倾向于行动派。

理由就是眼下金博洋正把这个脖子上有两个可疑痕迹的羽生老白干摁在床板子上狠劲儿嘬人家颈子。

因为羽生刚刚跟他发射了有如小狗狗般真诚的眼神攻击,还口口声声说“博洋,不是你想的那样!要不你亲自试试,不一样的!”

没有给别人留下过吻痕也没有被人留下过吻痕,所以其实并不知道蚊子包和吻痕两者是不是不一样的老白干觉得,亲的再怎么大力皮肤也应该不会像蚊子包一样鼓起来,所以是能分辨出来的。

不仅能还我清白还可以骗到博洋一个主动的吻痕,不要太划算!

而因为信息素紊乱所以暂时脑袋还不太灵光的金博洋被爱情和醋意冲昏了头脑,也如老白干所愿半信半疑的想要亲自试试,迈开第一步就被刚刚羽生蜷缩在地上弄乱的地毯绊了一跤,直接摔在羽生身上。

表面看起来泰然自若一身正气的老白干心里的小蜜蜂已经开始兴奋的跳起了8字舞。

还故意偏了偏头把脖领最好啃的部分露出来。

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成功的勾引了晕乎乎的花露水。

然而花露水以前也没有嘬过别人的脖梗子,所以他也只是假模假式的啃在羽生的脖颈上,青涩的吮着嘴唇接触的皮肤,有的时候温软的舌尖会磨蹭一两下,然后羽生就能听见博洋小心翼翼咽口水的声音。

零距离接触放大了所有的感官。

羽生能感觉到耳下是博洋湿漉漉的鼻息,颈侧是尖尖的小虎牙随着呼吸刮蹭着他的皮肤,怀里是实实在在的爱人在搂着他半是醋意的撒娇,笑得都眯起了眼睛。

金博洋的鼻尖是羽生的发梢,微微颤动着掃他的鼻头,痒痒的,连带着心也一起痒痒的。口中的皮肤似乎向他传递着对方的脉搏,每一次吮吸,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安心。

你问然后呢?

然后再就什么也没有发生。

然后十分钟过去了,羽生感觉自己腿麻了。

金博洋从他身上翻下来,半真半假的检查了蚊子包和自己的吻痕。

“算你及格了。”他一边模仿着刚刚桶铁教训他的语气,一边眼神示意老白干该讲实话了。

“不逗博洋啦,其实是蚊子包!”羽生做楚楚可怜状“我好委屈,不仅连蚊子欺负我连博洋都要欺负我!”

然后看起来特别委屈的凑到人家耳朵上,故意搬出低音炮“博洋得补偿我才行。”

也许是装的实在太可怜,也或许这里面确实有点被蚊子常年欺负惨了的实感,低音炮没赚到博洋红脸,反到是逗笑了金博洋,他笑盈盈的领着小虎牙在喉结处的蚊子包上啃了一口,抬起头大肆喷洒自己的信息素,大佬骄傲的就像个喷气小火车,“跟着你天总混!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从此蚊子不敢动你一根汗毛!”

然后神秘兮兮的跟羽生说“羽生选手,你知道吗,你眼前的这位花露水,可不是一般的花露水,而是新一代的驱蚊利器——六神花露水!”

说完还得意的眨了眨眼,“算你捡着了!”

与心上人心意相通刚刚荣登老白干幸福排行榜榜首,爱人的信息素味道竟然可以驱蚊这一认知又一次为老白干的幸福之夜鸣响了礼炮。

羽生老白干已经笑得找不到北了。

金博洋看着自家偶像笑得一脸傻样完全抛弃仙男包袱,皮皮天本性重出江湖,整个人觉得在酒味儿信息素里泡久了也习惯了,信息素也不紊乱了,也开始想捣乱了。

于是趁老白干傻笑的时候冲上去一把捞过对方的外套帽子,扣在脸上,反身就裹住被褥藏在被子里,留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卡巴卡巴瞅着老白干。

老白干也不摘帽子,还以为博洋是抄他小伎俩,干脆就盲摸空气。结果摸了半天啥也没有,疑惑的拉下帽子回头就看见博洋裹的像只毛毛虫,被窝里捂着笑得红扑扑的脸。

老白干就觉得博洋怎么看都是一把利剑,带着名为可爱的剑锋,和他过招每一步都是命中红心的折磨。

然后毛毛虫博洋突然伸出了一只脚直接踹在他的屁股上。

“快去洗漱!今天就特别让你见识一下我天总牌花露水的奇效!”然后笑吟吟的扇呼着被子,眼神中写满了邀请。

老白干不想说后来他坐在马桶盖上捂着脸缓了好几分钟,因为博洋的可爱光波杀伤力太强了。

——————tbc————
又低产又短小又俗气
说的就是我。😞
在我的眼里,两个人真的真的炒鸡可爱的,真的。
帅可爱帅可爱的那种。

(ABO)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两三事(六)

①圈地自萌
②请勿上升真人
③abo预警,不喜欢abo的娃子们注意避雷哦
④文笔差又ooc,注意。
⑤双向暗恋
*以上都能接受的,感谢各位观众老爷们捧个人场( ^_^)/
——————————————————————————————

他们两个深情款款的对视了大概五秒。

老白干满足的看着花露水的脸一点一点变红,最后红的差不多像一颗活体番茄,整个人也因为专注于体会信息素而立定不动,总之在老白干眼里就是眼前的人非常及其以及无敌的可爱。

这样想的羽生老白干忍不住笑出了声,握着人家手腕的左手也向下滑了几厘米,勾住了温热的手心,食指缓慢的磨搓着。

然后金博洋也没忍住,笑出了小虎牙。

整个房间,房间里全部的空气,空气里的每一个分子,都溢满了两个人的信息素,就好像雀跃的,欢喜的初生的小鸟,毛绒绒的,暖呼呼的。

他拉了一下他的手,然后他闭着眼睛顺势和他一起倒在床上,趴压在他的身上。

奥运村的床铺小小的“吱呀”了一声。

没有人说话,没有脸红心跳着说出口的告白,甚至没有一个吻。

只有隔着各自的队服交换的体温,呼吸时胸膛的起伏,和用全身的感官去感受的,对方的信息素的味道。

羽生低下头去看金博洋,发现对方也下巴抵在他的胸膛上在看自己。

他觉得金博洋的眼睛亮亮的。

然后他忽然想起高中课件时偶然听到班里的女孩子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讲恋爱话题的时候,说爱你的人看你的时候眼睛一定是亮亮的,因为在他的眼里,你就是一颗小星星,你在发光。

明明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情话,想到这里再看博洋亮晶晶的眼睛,羽生结弦还是脸红了。

我在你的眼睛里也是闪闪发光的星星吗。

金博洋看羽生的反应觉得有趣,就顺着羽生老白干的身体向上“鼓拥”,羽生不明白博洋在做什么,只好博洋动一下他就模仿着动一下,说这样在喜欢的人申请摩擦,不害羞是不可能的,于是这对新晋情侣就在床板上红着脸像两只佩奇亲戚一样,蠕动。

后来是金博洋先败下阵来,两个人的姿势早就被破坏了,从没有馅儿的错位三明治变成了一个没有馅儿的错位热狗,他耍赖的瘫倒在羽生的怀里,脸埋在羽生的颈侧长舒了一口气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眨眼睛的时候羽生痒的向后躲了躲,又拉了一下领子处的外套拉链。

然后露出了他的脖子。

然后金博洋顺着他的动作就看清了他的脖子,和上面那两个蚊子留下的可疑痕迹。

说看是不准确的。

是盯着。

羽生觉得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

然而他那张解释的嘴都还没来得及张开,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一瞬间羽生只觉得天旋地转,金博洋一脚将他踹到另一侧的床底下,起身,整理衣服,手抓发型,开门,一气呵成。

一时间羽生觉得心凉,能够温暖他的,似乎只有身下毛呼呼的地毯。

他委委屈屈的捏着领子,决定偷听一下来者何人,竟然半夜来骚扰他心上人。

他听不懂中文,但从语气判断这个人似乎和博洋很熟,是位女性,声音听起来像是隋选手。

应该就是隋选手。

“队医说的,你小子别忘吃啊!”

“行哈也没那么严重,就是有点晕,你也别瞎操心了赶紧回去睡觉吧啊桶铁。”

“你就瞎扯吧,队医整个走廊都让你信息素轰炸了你还犟。诶,你这儿咋有股酒味儿?你喝酒啦?”

“恩,喝两口能感觉好点儿,没多喝,喝了两口剩下的碰洒了。”

“……这个回答算你及格,怪不得这么大味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奥运村开了酒窖呢,行了,我也回去敷面膜了,你记得吃药啊!”

“好嘞!拜拜!”金博洋扇呼着小手儿,送走了自家老铁。回头看见从地上爬起来的羽生,继续盯着他脖子上的蚊子包,挑了挑眉毛。

等你解释。

羽生觉得博洋的眼睛不仅会发光,还会说话。

————tbc————

(ABO)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两三事(五)

①圈地自萌
②请勿上升真人
③abo预警,不喜欢abo的娃子们注意避雷哦
④文笔差又ooc,注意。
⑤双向暗恋
*以上都能接受的,感谢各位观众老爷们捧个人场        (´∀`)
——————————————————————————————
羽生也不记得自己胡乱跟米沙解释了什么,反正他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站在刚才那条“小猪空气清新剂味道”的走廊里像个痴汉一样深呼吸有博洋信息素味儿的空气。

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老白干觉得自己一定是瞬间就满脸爆红。

一直被自己视为阻碍的气味突然就变得可爱起来,细细品的话,这种让人神清气爽的味道里还有淡淡的薄荷味儿。

越闻越喜欢。

老白干觉得事不宜迟,是时候去博洋那里摊牌了。

脚迈出去又停住了,掏出手机给米沙发了条紧急短讯“急,博洋的房间号是多少?!”

米沙在手机振动的瞬间就把它掏了出来,看了一眼内容,觉得羽生磕药了。

红娘真的想不通,你带着一身人家的信息素味儿还有脖子上不可明说的痕迹来赴约,说了没两句话突然一个醍醐灌顶惊叹一句“博洋!”然后飞奔离开现在又找我要人家房号????

顺序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虽然疑惑,米沙还是告诉了老白干,合上手机,心中默默给自己加了一朵小红花。

羽生蹿到博洋房间门口要抬手敲门的时候,他犹豫了。

他也幻想过自己会怎样与这个人告白。

也许会在某一次观看完他的比赛之后,他终于隐藏不了自己的欣赏和爱慕,夸奖完他的技术之后,顺势表白。又也许会是哪一次两个人闲聊关于耳机或者什么播放器,他再也不能移开粘在博洋白净的脸颊,和俏皮的小虎牙上的视线,突兀的表明心意,再附上一个纯洁的吻。

而现在的状况不符合他幻想过的任意一种。

他又想起了在更衣室闻到的博洋的信息素,还有在打闹时博洋的信息素,这些不受控制的信息素,都是由他而起的。

羽生顿了顿神,轻敲了两下房门。

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靠近,然后门开了。

比起心上人的脸,他先闻到了浓郁的不正常的信息素的味道,然后是迷迷糊糊的博洋,顶着一头支棱的短发进入视线。

平时奶白的脸现在看起来有些苍白。

羽生这才觉得自己应该在走廊里就觉得不对劲,如今信息素除味剂应该是出门必备,而那条走廊却像是被博洋的信息素粉刷过一遍。

再结合现在博洋的状态,羽生可以笃定,博洋正处于信息素紊乱的状态,这是分化不久的alpha和omega都会经常出现的现象,每个人被诱发信息素紊乱的原因各异。

比如他老白干当年信息素紊乱的诱因竟然是生鸡蛋拌饭,那个时候他只要看见或者闻到生鸡蛋拌饭的味道,老白干味儿的信息素就会像泄洪一样疯狂散发。

而信息素紊乱的时候基本上整个人可以说是像重感冒一样憋屈。

但这并不是意味着容易信息素紊乱的那段时间他都不能碰生鸡蛋拌饭,相反的,像他这种对食物或者气味有反应的alpha或者omega,除了吃抑制药片以外,多多接触或者食用这些信息素紊乱的元凶都对减少信息素紊乱有很好的帮助。

老白干觉得自己有那个自知之明,博洋的信息素紊乱是他引起的。

“有些事想和博洋讲,博洋方便让我进去吗?”附带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没有哪个迷弟可以抵挡住偶像的闪亮亮攻击,金博洋也不例外,迷迷瞪瞪的花露水就这样把小算盘敲的啪啪响的老白干放进了宿舍。

两个人都坐在并不怎么柔软的床铺上,金博洋有些局促不安,而且不知道怎么感觉头晕晕的思考能力也有点离家出走的架势。

正是打探博洋真心的好时机,老白干偷偷握了握拳。

“博洋房间的味道真好闻,是什么味道?”

“恩?”金博洋那些存留的理智让他有点疑惑这偶像的开场白,他不记得自己喷过什么香水,于是仔细的闻了闻,然后明白了,是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

“呃……”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己的信息素泄露的满屋子都是,但是让自己的心上人身处在充满自己信息素味道的房间里还是着实让他克制不住的脸红了。

“是……是花露水的味儿,不好意思。”说着他就起身想去拿除味剂。

“博洋的信息素是花露水味的呀,我很喜欢。”他拉住了金博洋的手腕,“博洋知道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吗?”

金博洋此时浑浑噩噩的脑子已经不知道是该先为喜欢的人兼偶像说喜欢自己的信息素而高兴还是要先疑惑为什么对方主动提起自己的信息素了。

就在金博洋一脸懵圈的时候老白干慢慢的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

不是嫉妒护食而产生的酒臭味儿,而是为了在心上人面前努力获取好感值的,甘冽的酒香。

对于金博洋来说也不是陌生的味道了,这就是让他几天来心神不宁的罪魁祸首。

他能感觉到这份信息素正夹带着试探的,表达着某种亲昵情绪的信号,一层一层小心翼翼的包裹住他,慢慢的向他的花露水味信息素渗透,主动的靠近,又预留出他随时可以选择停止的空间。

金博洋觉得他明白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了。

他还不太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但是羽生结弦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的信息素被另一股信息素回握,花露水与酒香的纠缠之间,羽生探达到了坚定的回应。

无声的“我也是。”

————tbc————

我们就假设天天住的是单间宿舍吧(*´罒`*)。

(ABO)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两三事(四)

①圈地自萌
②请勿上升真人
③abo预警,不喜欢abo的娃子们注意避雷哦
④文笔差又ooc,注意。
⑤双向暗恋
*以上都能接受的,感谢各位观众老爷们捧个人场        (´∇`)
——————————————————————————————
金天天蹲在宿舍的床板子上,两眼呆呆的盯着手机屏幕,手指机械的划拉着微博,脑子里反反复复重播着刚刚的经历。

“我可能酒精过敏。”

话音落地了,回音都听到了,也没听见队医的回应。他屋里屋外的找了一圈,整间屋子会出声儿回应他的只有正在运作的热水壶。

金博洋失落的离开队医室的时候队医在金博洋唯一没有去找过的厕所里汗如雨下,一泻千里,手里紧紧的握着手纸卷。

这奥运村的隔音效果太好了,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小孩儿来过。

金天天来这里之前,队医正儿八经的收了金博洋老铁们实名举报的金天天私藏的韩国泡面,海鲜味儿的,辣的,很辣的,辣得菊花痛的。

老铁们不满金天天这只肥羊逃避斗地主而实行的报复,受害者却是无辜的路人。

无辜人错过了发现自家队里的白菜正因为某人连续几天有意的信息素挑逗而突然作妖的信息素紊乱。

沉浸在手机和网络世界里的金天天脑子里有一半想着下次抖音播什么,另一半想着自己这几天的异常,完全没发现自己的花露水味儿已经有点呛鼻子了。

毕竟这孩子才刚刚分化没多久。

同时,羽生结弦在同一条走廊的另一端急匆匆的走来。

接下来的故事,就要从奥运村的供暖条件说起了。不得不说这里供暖是真的好,好到他羽生.蚊子宿命的对手.前半生素未谋面后半生且战且退.老白干.的宿舍里竟然有蚊子的地步。

这天傍晚,羽生抱着黄熊精在床铺上打滚,心里干着急,眼看着两个人各自回国的日子逼近,在感情方面却仍然没有什么进展,他赌气的闭上眼把头埋在枕头下面会想自己这两天采取的行动,妄图找到突破口。

脑子乱乱的,屋子暖暖的,就容易出事儿。

事实也证明了不要用这种危险的姿势思考,因为有睡着的风险。

羽生就这样睡了过去。等他再睡醒的时候,就感觉喉咙发紧,迷信的说,就是有种要发生什么的预感,让他忧心忡忡。

然而事实其实是蚊子在他脖子上咬了两个包,一个正好是喉结附近,一个在颈侧。他刚才抓了几下,现在蚊子包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少儿不宜的痕迹。

这时候米沙的短讯赶巧就来了,特别严肃的约他今晚八点见面,还煞有其事的让他一个人来,在信末注了约定地点。

“关于天总。——戈米沙”

好像是印证了自己不好的预感一样。

羽生看了一眼表,随手套上外套,决定抄近路去,毕竟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这条近路要经过中国队的队医室在的走廊,刚刚金.花露水喷洒器.博.并不知情.洋走过的那条走廊。

一脚踏进走廊的时候羽生老白干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让他挫败的味道。

小猪空气清新剂的味道。羽生脑子里又浮现出那天小瓶子上的小猪,‘早晚要突破你!’老白干赌气的想。‘中国队的空气清新剂是批量供应吗?!’走廊都不放过!

赶到米沙那里时他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些。

米沙本来在路灯下皱着眉头看起来像个忧心忡忡的老母亲,随后抬头看见了羽生,然后一阵风吹了过来,米沙整个老母亲愣了一下,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等到羽生完全站定,米沙细细打量了他。

目光扫过脖子上的两处可疑痕迹,还有(跑动过程中变的)凌乱的衣衫……

米沙眼神瞬间欣慰,俺操这么多心,值了。

结果羽生对米沙的反应感到不解。“米沙你找我什么事吗?”

“你们在一起竟然不告诉我!我这个红娘当的容易吗!”
米沙瞅着羽生的脖子“啧啧啧,见色忘义的二五仔!”抱怨完还不忘调戏道“我打扰了你们小两口的好事?”

羽生觉得自己可能是一觉睡失忆了,要么是英语太差了,他好像不太能听懂这位老铁在说什么。

“what?who?”他拼尽全力尽可能简短的表达自己的混乱。

“还能是谁,你,和天总呗!”米沙觉得羽生可能是人到手了就把脑子兴奋坏了。

“why??!”老白干已经是混乱本体了。

米沙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还觉得自己掩饰的挺好是不?”他打开手机的自拍模式,递给羽生,又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年轻人,啧啧啧,开放!十里开外都能闻到你身上的天总味儿,你就跟苹果糖似的被天总信息素裹得严严实实。”

“嗯?!”老白干觉得自己刚才听到了爆炸新闻。

“博洋的信息素?”

“可不是吗,这奇葩的信息素味儿全世界别想找到第二个。”

老白干感觉被点开了任督二脉。

——————tbc————
我就是……龟速佛系更文,缘分到了,文它就会自己码好自己把自己发出来的。恩。

我懵了,柚天日是哪一天?!
废话!是每一天!

【柚天】情侣挑战(ABO)(老白干花露水支线)

还是老白干和花露水的故事
背景设定是俩人在一起之后。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abo避雷,文笔差ooc(´-ω-`)
——————————————————————————————
当年金博洋心里藏着一个网红梦,所有人都知道。

如今他也退役了,喜欢的人也到手了,金饼饼也到手了,人也老大不小了,还是没有放弃曾经的梦想。

他现在在生活的空档,总和他的alpha—羽生结弦一起,在油管上投些日常的小视频,有的时候是尝试新的菜谱,有的时候就是随性录些街景,炫耀炫耀新买的耳机,粉丝们都照单全收,毫不嫌弃。

一开始还是他金博洋强拉着羽生老白干一起录了第一个视频,那时候羽生还只是很公式化的微笑say hello,慢慢的也被博洋传染,渐渐走上了正轨。

不过这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这里就不赘述。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两个人贴心的回应评论的请求,终于录了视频积极饭撒的故事。

“好了!完事儿!”金博洋拍拍手,最后调整了一下摄像机的角度,“诶好了啊,羽生你别溜号了!”

“我没有!”羽生一边狡辩着一边收回了查看挂在椅背上的噗桑的视线,悄悄瞥了一眼整理头发的爱人,迅速的又转过头拍掉了噗桑鼻头的一小条线头。

“行啦开始啦!”金博洋摆正了桌子上的笔记本,对着镜头笑出了小虎牙。

“嗨★各位女神们好呀!为了回应广大女神们的需求,咱这次录的视频就是你们上次留言说要看的情侣挑战。”

他拎起笔记本放到镜头前边,“这是你们羽生选的题。”

听到自己被点名的羽生老白干笑眯眯的看着博洋的侧脸说道“都是一些很可爱的题呢,特别适合博洋。”

“说过多少遍了我一堂堂东北大老爷们儿用可爱这个形容词有失公允。”金博洋已经第无数次这样抵抗过了,可是羽生老白干偏偏要讲,他也只能红着耳朵清清嗓子,作免疫状。

“咳,赶紧来看第一个挑战,……为对方化妆……不可以用手?”金博洋带着一脸的问号看向羽生,“咱俩都不化妆啊,你有化妆品吗?”

“隋借给我们了一些哦”羽生老白干拿起了一小包化妆品对镜头晃了晃,“隋很慷慨的借给了我们说随便用,但是旁边的韩选手看起来要哭出来了。”

金博洋决定不去细想这件事。

他抖搂抖搂包,把各式各样的化妆品摆在了桌子上。

两个人都傻了眼。

根本不知道都是什么。

“羽生啊,我觉得这个红色的应该是眼影。”

“不对不对天天我看姐姐用过很像的,应该是腮红。”

……他们同时放弃了探究这个小盒子,转而寻找自己知道的东西。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在期中分辨,额头上甚至冒出汗珠。最后终于,同时将颤抖的手伸向了一管小巧的物品。

“口红!”“是口红!”两个人都欣喜若狂。

但这就像是考试的时候遇到不会的题就跳过然后一直跳过最后发现一只跳到最后一题。

这是整整一包化妆品里两个人唯一认识的。

发现自己的口红被混进去促成老白干和花露水间接接吻被动散发狗粮味儿的桶总,让韩聪选手感觉很不好过。

都是后话了

“那就用这个吧,不能用手,咋画?”博洋心想用jio也不是下不去jio,但是让桶铁知道了怕不是这只jio就要跟自己永别了。

“博洋不知道呢,那让我先给博洋做个示范吧。”羽生老白干笑容特别纯洁,“博洋脸正对着我哦。”

然后他把口红叼了在嘴里,笑盈盈的迎上了金博洋的唇。

“唔!”画面太有冲击力,金博洋觉得老脸一红。

“喔洋唔呀安哦,呀画爱啦(博洋不要乱动,要画歪啦)”羽生老白干嗅到了博洋呼吸中的花露水味儿,笑意更浓了。

“行啦不动了你快点啊”

就像是掩饰。

羽生开始专心的叼着口红描起博洋的唇来。

他一直都觉得博洋的嘴唇很好看,就好像神明挑选了世界上所有最柔软的春风,剪下两片,覆在了这个人的嘴上,成了他的唇,又细细的研磨了桃花枝头最俏皮,最动人的那一朵,将色彩抹在这唇瓣上,成就了他梦里梦外最遐想的一片春色。

也许是他的神情太过专注,连带着空气中的酒香也渐渐浓郁,勾着金博洋去盯着他的嘴唇。

金博洋也觉得羽生的唇是最好看的。它像是舒展的柳叶,又胜似莹润的琥珀,它干净美好的让他有一种仿佛这个人张开嘴遍会有泉水叮咚般的嗓音流淌的错觉。

仅仅是十几秒的时间,羽生感觉自己已经通过这只口红,品尝过了博洋的嘴唇。

又有点意犹未尽。

“画好了呦,博洋。”他伸手取掉嘴里的口红,“稍微涂的厚了一点儿,我们分一下吧。”一只手抚向了博洋的脑后,另一只手与金博洋十指交缠。

空气中双方的信息素交融在一起。沉静温婉的酒香,和明快清凉的薄荷花露水,于无声中轻歌曼舞。

一吻终了,他们额头抵着额头,羽生打趣道“看,这样就不用手就能完成挑战啦!”

换来金博洋通红的脸。

“那么,我们接着看下一题吧!”羽生满足的笑着宣布第二项情侣挑战。

“请用自己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来比喻对方。”

这是一道商业互吹的题目,金博洋心想,这位粉丝,你提出的挑战字里行间透露着这几个大字——我就想看你俩互夸。

想听我俩互夸就直说呗整这肉麻的干啥……

“博洋,想好了吗?我先开始也可以的哦。”

哦,准备的这么快?放马过来吧,你这花言巧语的羽生老狐狸!

“您请,给大佬让道儿!”

“博洋,你是我的指尖。”

“啊?为啥?”套路来讲我不是你的心头肉嘛!不是你明亮的小眼珠子嘛?为啥是指尖啊一点也不肉麻,金博洋为这不按常理出牌的情话感到不解。

“博洋与我一起,有了博洋我才能用我最柔软的部分去触碰未知的生活。”他顿了顿,“博洋,你是我的指尖,我们一起感受世界。”

说完他握住了金博洋的手,用指尖轻扫金博洋的手心,然后获得了温暖的回握。

“那你就是我的舌头。”金博洋探出小虎牙,笑着与羽生对视,“你是我裸露在外最温暖的地方。”

然后他们再次拥吻,他们纠缠在一起,然后他们终止了拍摄。

你猜他们去干嘛了?

嘘。

————end————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意识流产物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