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染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一些感慨,剧透注意
如果电影可以继续,我想看九年间艾利欧失去奥里费的空白时光,
我想看那之后与他同床的人就只有奥里费之前与奥里费之后的分别,
我想看他用奥里费衡量周遭,
我想看艾利欧无数次幻想寄信给奥里费,告诉他所有关于落地窗的另一端的“后继者”的故事,又最终还是像那个成为永恒的夏日的自己一样,千言万语只融成一封短讯。
我想看九年之后他接起电话,那端的孩子吵闹,杂音声中,他试探呢喃“艾利欧”,又失落的得知对方忘记了他们过去的游戏。
我想看十五年后他出现在奥里费的课堂,耐心等待他为最后一位学生解答问题,然后看他疑惑,看他恍然大悟,看他拍自己的络腮胡,和他开玩笑,然后拒绝他去喝一杯的邀请。
我想看他将“所以”二字说出口时的痛苦与悲哀,我想听他说出那句“或许事情一直没有过去”,我想听他重复奥里费的问话“所以,这就是我不能去你加喝一杯的理由。”就像曾经奥里费总喜欢重复艾利欧的话一样。
我还想听见奥里费直言“你来了我好高兴”
我还想看艾利欧用同样的问句,回答奥里费“你愿意重新开始吗”的期许。十五年之后,他还是喜欢那个想法与他如出一辙的他。与他错过的时间,都是昏迷。
还有明信片后的“Cor cordium”,还有旧桌子旁的“一直都有”
还有二十年后奥里费的回应“我和你一样,我什么都记得。”
如果可以,我想听艾利欧将小说最后一段念白,用最深刻又最平淡的语调轻轻在心中呢喃,为这段爱情,为那个夏日。

评论(1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