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染

爱的越深就好像没有爱一样

我鸣随感

沉重的撞击声。
黄色的和红色的头发纠缠在一起。
脑壳仿佛要碎裂一般,鲜血透过破碎的皮肤交融,溅在对方的脸上。
他们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
痛。

黄色的少年向前爬行,伤痕累累。
他听到红色少年声音中的惊恐,泪水夺眶而出。
“一直孤独一个人,很痛苦吧。”
“我能理解你”
那是他们第一次找到同伴,他蓝色的眼睛就像是天空一样明亮,他金色的头发像是阳光一样温暖,深深印在绿色的眼睛里。
阳光刺的眼睛好痛。

黄色的少年愤怒的哭喊着,传不到那具冰冷的尸体耳中。
红色的少年再次醒来。
人群层层叠叠中,只有他扶着红色少年的手臂支撑他站起来。
每当他想起他们是什么身份。
心就会很痛。

黄沙缓缓的移动着,
牵起黄色少年犹豫的手,与红色的少年相握。
这里连风都是干硬的
沙子却可以这么柔软。

是什么治愈了一生都可能无法痊愈的伤痛?
曾经有一个叫夜叉丸的青年说过,
“是爱情。”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