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染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两星期同桌

那个安静的,安静的,安静的女孩子
数学课熟睡时被戳醒后红着耳朵拍脸的样子
用糖纸折成小小的千纸鹤推到我桌子上又悄悄瞟着我把它收起来的样子
用蹩脚的借口硬塞给我柠檬糖的样子
一谈到古风就像摁了奇怪开关的兴奋的样子
当我被地理老师传唤时细声细气的鼓励我的样子
课间静静的伏在桌子上的样子
“两个惜字如金的人怎么唠的这么欢”
为什么呢
因为是你让我突然想努力挤进第一排
这样就有可能再和你成为同桌了
两个星期原来是这么短。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