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染

爱的越深就好像没有爱一样

妄想与你的交集part 2

我对排版已经绝望了,为什么我打出来的和上传之后的不!一!样!ヾ(´A‘)ノ゚
      —————————————————————   
     接上文               
             “夫……夫夫?!!”岛崎信长瞪大了眼睛。                  “没错,虽然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但我确实是那个与你共度余生的人,如假包换。”                      
              “欸……那么,为什么你要从未来回到这里来见我?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          
               回应信长的只有一阵凝重的沉默,想起刚刚看到的满是皱纹的手,对方出口苍老的声音,信长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那也许是任何生命和爱情都无法避免的结局吧。            他把本想说出的追问又咽了回去。
         [也许我应该换个话题。]他心想。    
            “……其实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的是,你是谁?是我认识的人吗?”话说出口信长才觉得自己真的是氪金氪多了居然不先问这个问题。         
                  “时间果然是拯救不了一个人的脑子……”对方感觉很语重心长的感叹到道, “都说了在现在的你身上还没发生了,当然不能告诉你我是谁了!多看看电影吧,这种问题从套路上讲就是机密了。”   
             “也对哦,那我该怎么称呼你?”            
            “我想想……这个时候你叫我‘前辈’,哎呀呀,可真是花了我好大力气才让你改口直接称呼我的名字的。”             “诶诶诶——我和前辈告白了么?!啊啊啊不对!我和前辈交往了么?哇啊啊啊我好大胆!肯定给马内甲和事务所惹了好多麻烦……虽然冒昧但是我想知道是谁先求婚的……啊啊啊不对!还是不要告诉我了说出来就不惊喜了!”                 
            信长以念绕口令时绝对不会出现的语速把自己想的全抖了出去,又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把某个钦慕的前辈代入了进去。      
         [那个陪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那个看起来几乎不可能的你么?]  
          信长低着头神游的几秒里,对方也没有说话,等到信长回神的时候才感觉到对面的人应该是在看着他。             或者说是注视着他。      
          温柔的,怀念的,幸福的目光。     
         [是那个已经与自己生活过的人透过我,在看那些我并没有经历过的事。]这样的想法让信长有些难过。         那些也许,不,是肯定,都是一些美好的回忆,然而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不是那个一边抖s的说‘你就是我的狗!’又一边温柔的在各方面帮助自己的前辈的话……他只能遗憾自己与对方并不能感同身受。   
            “你啊……”对方突然出声。        
            “和眼前的人说话的时候竟然想着别的事,不,应该是别的人,我很不爽啊。嘛,虽然我并没权利管现在的你就是了。”         
              “啊……抱歉!”          
              “算了,放你一马,回到这里的时间可不多我可是很珍惜的。所以你再问点什么吧。”          
              “欸……”然而信长并没有看出两者之间的关系,也不知道自己该问这个陌生的未来的伴侣什么。             于是空气一阵沉默。     
           “你到底在想谁呢?说出来吧,让我看看是谁打扰了我和我家忠犬重逢。”     
              “欸?……”       
             “你的脸上可是写满了‘我是单相思我好痛苦’就你自己看不见。”         
             “说出来可以吗?”      
             “看结果了,快说”      
             “那个,就是……I'm Enterprise的姓铃木的前辈!”
               “……”  结果换成对方沉默了。
               虽然对于自己来说还是个陌生人,不过对于对方来说肯定是会……吃醋……的吧?
               岛崎信长已经悲观的把刚刚的某铃木姓前辈排除在共度一生的人选之外了。
              “原来以前你这家伙都在想这些事啊……怪不得你以前好像总是在看着什么,原来如此。” 然而对方看起来并没有生气,不如说还有些愉悦。
              “喜欢就大胆的去告诉他!”
              “欸?!……但是……前辈不会喜欢我……”
              “你这结论是从哪里来的?你问过他了么?” 
               “欸……没有……”
               “那就去啊白痴!他敢拒绝你我就去揍他!”  
                “诶?!!!”
               “在你偷偷看着别人黯然神伤的时候也把信号接受的神经接好啊笨蛋!没准对方也在看着你呢!”
               “可是……这都是漫画和游戏里的情节……”
              “哪儿来那么多可是,你可是给漫画和游戏男主角配音的!”
                 “……”
                “拿出来点男子气概,一直憋在心里什么也不会改变,不说出来你余生就只能和后悔一起过了。”
                 对方直起身子,越过茶几揉了揉信长的头。
                  信长愣住了。
                 “去吧,忠犬最知道怎么用直球对付蹭的累了,对吧?”
                 信长再抬头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另一个人。
    
                  “要迟到了呦,遥。”
                 第二天信长在真琴闹铃的补血中准时起床,精神挣扎到天明的信长顶着黑眼圈顶着鸡窝头收获了一天的其他前辈好意义上的笑和后辈的关心之后下班就直接冲向花店,冲到一半又折返回家拿了钱包,买了一堆草莓。
              大步冲向某铃木姓前辈的家门口时他甚至都没想好自己该说什么。
               反正打直球就对了!
                【END】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