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染

爱的越深就好像没有爱一样

妄想与你的交集(part1)(重发)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篇排版怪怪的……再试一次
             如题,这是一个通篇妄想,自割腿肉的文。
        *看这篇文的你需要知道:这个文有“世界奇妙物语”的“拼桌恋人”梗,文笔差,ooc。
        *新年快乐!(就先发这些吧,去过完年再补后文_(:D)∠)_)
         *圈里好冷(;_;)
       ———————————————————————
       
        最近,一起工作的时间变少了。
       
        忙忙碌碌的生活。
       
        一个人忙着乐队,一个人忙着配音。信长透过手机屏幕的荧光,看着在不同的领域活跃着的铃木达央,那个人和他的乐队成员站在舞台闪耀的灯光下,他眼中的兴奋、汗透的T恤、乱糟糟的黑短发,白的发亮的皮肤,无一不吸引着信长的眼球。
         发呆太久的眼睛感到干涩酸痛,信长把手机摁在胸口,另一只手胡乱的揉着发红的双眼。
         很寂寞。
         想和达子桑合作,想看到他认真工作时专注的眉眼,想看到他揣摩角色心里时可爱的小动作,想搞砸一些无关急要的小事,然后看达子桑假装不爽的帮他善后,听他对自己总出事故的抱怨,听他超温柔的数落自己“八嘎”时好听的声音……
          想和达子桑一起做好多事!
          幻想总是肥美的,然而现实是贫瘠的。
         合作越来越少,交集越来越少,从跟踪你上厕所,到了解你的近况只能苦守着推特,是现实无奈的转变。
         真寂寞。
         信长重新打开手机,摁着铃木达央光彩照人的宣传图,选择了保存。系统提示保存成功的瞬间,他想起粉丝们说他是达子痴汉团团长。
         “这个痴汉现在已经跟不上前辈向前奔跑的速度了。”信长这样失落的想着,顿感消极情绪正在不断涌出,就好像他和达子桑第二次收录Free!radio时怎么也关不掉的马桶冲水一样。
          然而他不能放任“马桶水”继续自流,他明天还有工作。
          上次是怎么让它停下来来着?信长这样问自己,回忆起关厕所电源的感觉,试图像关厕所水一样强迫自己睡觉,但是当他觉得家里的电器格外吵闹得时
候,他知道自己失败了。      
            他泄气的翻了个身,重新在床上窝了一个舒适的角度,关闭再没有达子新消息的推特,打开了fatego。
           伤感的不眠夜当然要以氪金的方式度过。
           然而他又失败了,他睡着了。
           他作了梦,也许有一个,也许有很多,脑细胞混乱的波动后悠悠转醒的他心情还算不错……如果他没有听见身不远处的呼吸声的话。
             清晰的,均匀的呼吸声。
            本来想舒展的四肢瞬间僵住了。
            “幻觉”,岛崎信长告诉自己。
             凝神屏息再听一次!信长!屋子里一定还是安静的像工作开始前的配音室一样!
             声音并没有消失,不如说从呼吸声中还能听出来点儿愉悦。        
              小、小、小、小偷?!!!!还还还还是强强强盗?!!!!!入室抢劫?!!!变变、变态杀人狂?!!夺么的恶毒啊这个人!他听起来还挺高兴!是因为我氪金过度还发推特?!啊啊啊早该听人劝氪金要规律的啊!!!现在怎么办?!!!本该是单身汉外加单相思的可怜人家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另一人”!怎么想都很牙白啊!
            陷入了自行开挖脑洞模式的信长在几秒之内已经脑补出一场大制作的电影并开始检讨人生了,与此同时他全身也因为紧张而紧绷着。     
         紧绷着……绷着……绷着绷着……腿就抽筋了。
         突如其来得疼让信长忘记了身后还有一个“手拎四十米大长刀的入室抢劫犯”,他蜷缩成一团,翻了一个身,然后他……他掉到了床底下。
          头顶上传来了一声毫不克制的“噗”。
          声音瞬间把信长从腿疼中拉回现实,他保持着跪地蜷缩的姿势小心翼翼的抬眼打量。
          离他最近的首先是不大的四方茶几,茶几上有第二天工作需要的台本,台本旁边应该有几支圈划要点的记号笔……
          记号笔自己飞起来了?!
          不!信长!仔细看看!有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在转笔呢!
           是老年人的手,带着时间留下的痕迹。和年轻人不会拥有的僵硬。
           什么啊……不是抢劫犯啊……
           岛崎信长松了一口气,又想起自己目前的造型非常无礼,于是连滚带爬的坐起来看向对面的人。         
           窗户挡住了月光,只有一束投再他的手上,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脸。
           两个人都沉默的坐着,在这短暂的安静中,信长感觉到了仿佛和熟人闲坐的轻松感。     
          “你是谁?来我这里有什么事么?”信长选择了率先打破沉默。
           “我嘛……是你未来的伴侣。”
            “欸?”……“欸?!!!!!”
            “说起来你可能不太信……其实我是从未来回来的人。”

            “从未来……?”

            “没错。”

             “你说是我的‘伴侣’……所以我们…是……?”

             “当然是夫夫啦♪”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