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唇舌,号角和歌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除了名字以外,我与你说过的话与心意都不是虚假的,在教你使用斩魄刀时,在你需要借助力量时,在你不能完全发挥力量时,在你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拯救你的,都不是我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