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唇舌,号角和歌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羊毛袜可能是骗人的,年轻的时候邓布利多在魔镜前看到自己一往情深,看到血盟,看到肌肤相贴。
几十年的沉淀他阅过世间百态,说不定再也没有掀开过魔镜上的遮布,也许他早就说服自己把曾经的痴狂放在心底,也许他再直视魔镜时站在他身后的是阖家团圆。
“袜子总是不够用,圣诞节来了又去,人们总是坚持送书给我。”
羊毛袜也是真的,那个真正能懂他能理解他的人再也不可能与他相见了,留存在世间的凡夫眼里他的渴望是充满了智慧的,比如书籍,而他真正如痴如醉钻研过的书早就丢在了山间的盛夏,那个连他细致到羊毛袜的想法都能明白的人也早就远在高塔之上。
求而不得,所以沉迷魔镜只是虚度时光,被逼到发疯。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