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染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ABO)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两三事(五)

①圈地自萌
②请勿上升真人
③abo预警,不喜欢abo的娃子们注意避雷哦
④文笔差又ooc,注意。
⑤双向暗恋
*以上都能接受的,感谢各位观众老爷们捧个人场        (´∀`)
——————————————————————————————
羽生也不记得自己胡乱跟米沙解释了什么,反正他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站在刚才那条“小猪空气清新剂味道”的走廊里像个痴汉一样深呼吸有博洋信息素味儿的空气。

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老白干觉得自己一定是瞬间就满脸爆红。

一直被自己视为阻碍的气味突然就变得可爱起来,细细品的话,这种让人神清气爽的味道里还有淡淡的薄荷味儿。

越闻越喜欢。

老白干觉得事不宜迟,是时候去博洋那里摊牌了。

脚迈出去又停住了,掏出手机给米沙发了条紧急短讯“急,博洋的房间号是多少?!”

米沙在手机振动的瞬间就把它掏了出来,看了一眼内容,觉得羽生磕药了。

红娘真的想不通,你带着一身人家的信息素味儿还有脖子上不可明说的痕迹来赴约,说了没两句话突然一个醍醐灌顶惊叹一句“博洋!”然后飞奔离开现在又找我要人家房号????

顺序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虽然疑惑,米沙还是告诉了老白干,合上手机,心中默默给自己加了一朵小红花。

羽生蹿到博洋房间门口要抬手敲门的时候,他犹豫了。

他也幻想过自己会怎样与这个人告白。

也许会在某一次观看完他的比赛之后,他终于隐藏不了自己的欣赏和爱慕,夸奖完他的技术之后,顺势表白。又也许会是哪一次两个人闲聊关于耳机或者什么播放器,他再也不能移开粘在博洋白净的脸颊,和俏皮的小虎牙上的视线,突兀的表明心意,再附上一个纯洁的吻。

而现在的状况不符合他幻想过的任意一种。

他又想起了在更衣室闻到的博洋的信息素,还有在打闹时博洋的信息素,这些不受控制的信息素,都是由他而起的。

羽生顿了顿神,轻敲了两下房门。

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靠近,然后门开了。

比起心上人的脸,他先闻到了浓郁的不正常的信息素的味道,然后是迷迷糊糊的博洋,顶着一头支棱的短发进入视线。

平时奶白的脸现在看起来有些苍白。

羽生这才觉得自己应该在走廊里就觉得不对劲,如今信息素除味剂应该是出门必备,而那条走廊却像是被博洋的信息素粉刷过一遍。

再结合现在博洋的状态,羽生可以笃定,博洋正处于信息素紊乱的状态,这是分化不久的alpha和omega都会经常出现的现象,每个人被诱发信息素紊乱的原因各异。

比如他老白干当年信息素紊乱的诱因竟然是生鸡蛋拌饭,那个时候他只要看见或者闻到生鸡蛋拌饭的味道,老白干味儿的信息素就会像泄洪一样疯狂散发。

而信息素紊乱的时候基本上整个人可以说是像重感冒一样憋屈。

但这并不是意味着容易信息素紊乱的那段时间他都不能碰生鸡蛋拌饭,相反的,像他这种对食物或者气味有反应的alpha或者omega,除了吃抑制药片以外,多多接触或者食用这些信息素紊乱的元凶都对减少信息素紊乱有很好的帮助。

老白干觉得自己有那个自知之明,博洋的信息素紊乱是他引起的。

“有些事想和博洋讲,博洋方便让我进去吗?”附带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没有哪个迷弟可以抵挡住偶像的闪亮亮攻击,金博洋也不例外,迷迷瞪瞪的花露水就这样把小算盘敲的啪啪响的老白干放进了宿舍。

两个人都坐在并不怎么柔软的床铺上,金博洋有些局促不安,而且不知道怎么感觉头晕晕的思考能力也有点离家出走的架势。

正是打探博洋真心的好时机,老白干偷偷握了握拳。

“博洋房间的味道真好闻,是什么味道?”

“恩?”金博洋那些存留的理智让他有点疑惑这偶像的开场白,他不记得自己喷过什么香水,于是仔细的闻了闻,然后明白了,是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

“呃……”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己的信息素泄露的满屋子都是,但是让自己的心上人身处在充满自己信息素味道的房间里还是着实让他克制不住的脸红了。

“是……是花露水的味儿,不好意思。”说着他就起身想去拿除味剂。

“博洋的信息素是花露水味的呀,我很喜欢。”他拉住了金博洋的手腕,“博洋知道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吗?”

金博洋此时浑浑噩噩的脑子已经不知道是该先为喜欢的人兼偶像说喜欢自己的信息素而高兴还是要先疑惑为什么对方主动提起自己的信息素了。

就在金博洋一脸懵圈的时候老白干慢慢的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

不是嫉妒护食而产生的酒臭味儿,而是为了在心上人面前努力获取好感值的,甘冽的酒香。

对于金博洋来说也不是陌生的味道了,这就是让他几天来心神不宁的罪魁祸首。

他能感觉到这份信息素正夹带着试探的,表达着某种亲昵情绪的信号,一层一层小心翼翼的包裹住他,慢慢的向他的花露水味信息素渗透,主动的靠近,又预留出他随时可以选择停止的空间。

金博洋觉得他明白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了。

他还不太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但是羽生结弦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的信息素被另一股信息素回握,花露水与酒香的纠缠之间,羽生探达到了坚定的回应。

无声的“我也是。”

————tbc————

我们就假设天天住的是单间宿舍吧(*´罒`*)。

评论(16)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