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唇舌,号角和歌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ABO)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两三事(四)

①圈地自萌
②请勿上升真人
③abo预警,不喜欢abo的娃子们注意避雷哦
④文笔差又ooc,注意。
⑤双向暗恋
*以上都能接受的,感谢各位观众老爷们捧个人场        (´∇`)
——————————————————————————————
金天天蹲在宿舍的床板子上,两眼呆呆的盯着手机屏幕,手指机械的划拉着微博,脑子里反反复复重播着刚刚的经历。

“我可能酒精过敏。”

话音落地了,回音都听到了,也没听见队医的回应。他屋里屋外的找了一圈,整间屋子会出声儿回应他的只有正在运作的热水壶。

金博洋失落的离开队医室的时候队医在金博洋唯一没有去找过的厕所里汗如雨下,一泻千里,手里紧紧的握着手纸卷。

这奥运村的隔音效果太好了,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小孩儿来过。

金天天来这里之前,队医正儿八经的收了金博洋老铁们实名举报的金天天私藏的韩国泡面,海鲜味儿的,辣的,很辣的,辣得菊花痛的。

老铁们不满金天天这只肥羊逃避斗地主而实行的报复,受害者却是无辜的路人。

无辜人错过了发现自家队里的白菜正因为某人连续几天有意的信息素挑逗而突然作妖的信息素紊乱。

沉浸在手机和网络世界里的金天天脑子里有一半想着下次抖音播什么,另一半想着自己这几天的异常,完全没发现自己的花露水味儿已经有点呛鼻子了。

毕竟这孩子才刚刚分化没多久。

同时,羽生结弦在同一条走廊的另一端急匆匆的走来。

接下来的故事,就要从奥运村的供暖条件说起了。不得不说这里供暖是真的好,好到他羽生.蚊子宿命的对手.前半生素未谋面后半生且战且退.老白干.的宿舍里竟然有蚊子的地步。

这天傍晚,羽生抱着黄熊精在床铺上打滚,心里干着急,眼看着两个人各自回国的日子逼近,在感情方面却仍然没有什么进展,他赌气的闭上眼把头埋在枕头下面会想自己这两天采取的行动,妄图找到突破口。

脑子乱乱的,屋子暖暖的,就容易出事儿。

事实也证明了不要用这种危险的姿势思考,因为有睡着的风险。

羽生就这样睡了过去。等他再睡醒的时候,就感觉喉咙发紧,迷信的说,就是有种要发生什么的预感,让他忧心忡忡。

然而事实其实是蚊子在他脖子上咬了两个包,一个正好是喉结附近,一个在颈侧。他刚才抓了几下,现在蚊子包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少儿不宜的痕迹。

这时候米沙的短讯赶巧就来了,特别严肃的约他今晚八点见面,还煞有其事的让他一个人来,在信末注了约定地点。

“关于天总。——戈米沙”

好像是印证了自己不好的预感一样。

羽生看了一眼表,随手套上外套,决定抄近路去,毕竟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这条近路要经过中国队的队医室在的走廊,刚刚金.花露水喷洒器.博.并不知情.洋走过的那条走廊。

一脚踏进走廊的时候羽生老白干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让他挫败的味道。

小猪空气清新剂的味道。羽生脑子里又浮现出那天小瓶子上的小猪,‘早晚要突破你!’老白干赌气的想。‘中国队的空气清新剂是批量供应吗?!’走廊都不放过!

赶到米沙那里时他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些。

米沙本来在路灯下皱着眉头看起来像个忧心忡忡的老母亲,随后抬头看见了羽生,然后一阵风吹了过来,米沙整个老母亲愣了一下,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等到羽生完全站定,米沙细细打量了他。

目光扫过脖子上的两处可疑痕迹,还有(跑动过程中变的)凌乱的衣衫……

米沙眼神瞬间欣慰,俺操这么多心,值了。

结果羽生对米沙的反应感到不解。“米沙你找我什么事吗?”

“你们在一起竟然不告诉我!我这个红娘当的容易吗!”
米沙瞅着羽生的脖子“啧啧啧,见色忘义的二五仔!”抱怨完还不忘调戏道“我打扰了你们小两口的好事?”

羽生觉得自己可能是一觉睡失忆了,要么是英语太差了,他好像不太能听懂这位老铁在说什么。

“what?who?”他拼尽全力尽可能简短的表达自己的混乱。

“还能是谁,你,和天总呗!”米沙觉得羽生可能是人到手了就把脑子兴奋坏了。

“why??!”老白干已经是混乱本体了。

米沙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还觉得自己掩饰的挺好是不?”他打开手机的自拍模式,递给羽生,又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年轻人,啧啧啧,开放!十里开外都能闻到你身上的天总味儿,你就跟苹果糖似的被天总信息素裹得严严实实。”

“嗯?!”老白干觉得自己刚才听到了爆炸新闻。

“博洋的信息素?”

“可不是吗,这奇葩的信息素味儿全世界别想找到第二个。”

老白干感觉被点开了任督二脉。

——————tbc————
我就是……龟速佛系更文,缘分到了,文它就会自己码好自己把自己发出来的。恩。

评论(19)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