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唇舌,号角和歌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ABO)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两三事(三)

①圈地自萌
②请勿上升真人
③abo预警,不喜欢abo的娃子们注意避雷哦
④文笔差又ooc,注意。
⑤双向暗恋
*以上都能接受的,感谢各位观众老爷们捧个人场        ヽ(*´з`*)ノ
——————————————————————————————
  作为一个单身了二十三年的alpha,羽生结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听取这位交际花beta朋友的建议。

  现在他只是身体在冰场上,合乐狂魔的本能让他看起来好像很认真的在参与gala的彩排。然而脑子里满满的都是算里米沙提议的可实施性和成功率。

  不久之前这位友人结束了自己关于人与自然以及人与动物的关系相关的长篇大论,向他证明了互相熟悉体味的两个动物,将会收获一层更加递进的关系。也就是建议他羽生结弦,去和他心上omega,互相熟悉、交流一下信息素。

  先不说那所谓科普究竟几成真假,老白干听了之后觉得自己的老铁患了短暂性失忆症。

  自己刚刚才扒开这血刺呼啦的伤口,让他知道自己信息素的某一面让心上人无比嫌弃,而他老铁听完了不仅不给上药,还要撒一把盐巴提醒他伤口超疼。

  也许是他的表情,也可能是他的信息素,反正有一个泄露了他的想法,然后他看到米沙换上了一副关爱又怜悯的神情。

  “你急什么,你不知道吧,他们队友跟我讲这小子刚分化没多久兴奋的什么似的,按理来说突然能闻到很多多余的味道应该很难适应,这家伙竟然觉得好玩儿!用他们现在的流行语说就是皮,听说他分化第二天体检完就抓住所有队友闻了一遍还挨个点评,一时间队里竟是人人自危每天绕着他走!”

  天天真是可爱。羽生老白干已经开始脑补天天兴奋的笑容,弯弯的眼,和俏皮的小虎牙。想到这里羽生脸上已经浮现出抑制不住的笑意。

  “诶!醒醒!听我说完!”米沙翻了个白眼,“你更不知道这片冰场也深受荼毒!刚一有空你天总就开始四处乱闻,猜别人的信息素这项活动已经快碾压直播成为正宫了。”

  此时羽生的脸生动的演示了什么叫做笑容渐渐消失。他感觉米沙是来宣告他的不战而败的。

  博洋,问过了所有人的信息素,除了自己。
所有人,都知道博洋的信息素了,除了自己。

  之前以为自己能无所顾忌告白的冲劲儿已经基本殆尽,来自心上人的打击让他惶恐不安。

  米沙眼看着自家老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再腹诽还是不忍心让他在心灵的毒日下曝晒,继续道:

  “哦老天爷啊,我真的没想到有朝一日你的爱情之旅最大的阻碍竟然是你自己,快停下你那正在把它掐死在摇篮里的毒手。”

  他叹了口气,“人家只是害羞而已啊。”

  “害羞?”

  “那你又是为什么不说那酒味儿是你的信息素?”

  “……”

  “怕人家嫌弃你是吧,你天总也是啊!就是扭扭捏捏顾这顾那的不好意思当偶像面儿直问‘嗨让我闻闻你信息素啥味儿’啊!”

  据说恋爱的人都是又盲又瞎大脑短路,此时的羽生觉得自己差点就信了。

  然后休息时间结束了。

  合乐的时候两个人站的不远,但是金天天和他可是有点距离。

  羽生老白干就在每次转身的时候都暗搓搓的往金天天的方向瞟,期间还收获了戈.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米.这个红娘我要当.沙的数次眼神示意:

  “别再窝着藏着了,是个alpha就给我勇猛的上!”

  然而羽生干的最出格的事也不过是让自己的老白干味信息素像一条小溪流一样在一众冰刀下斗折蛇行,悄悄的圈住了金博洋。

  而天总这里就不怎么好过了。

  他觉得整场合乐总时不时的感觉到扎人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而且即使是站在边儿上,也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儿。结合在更衣室里闻到的味道,天总打心里谴责这位不知名的大白天酗酒同行。

  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闻到这股酒味儿而产生的悸动,让他在这要温度没温度要运动量没运动量的状态下感觉心跳加速喉咙发干,甚至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

  让他分心,让他既有些欣喜,又有些紧张。好像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在与什么遥相呼应,转圈的时候他一个分神,比别人多转了一圈。

  恍惚中他好像和羽生对视了。

  视线错开的太快了,他都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心不在焉造成的幻觉。

  但这之后他感觉不到那让他困扰的视线了,酒味儿也渐渐淡了下去。

  他终于可以安心彩排了。

  羽生结弦真的觉得自己畏手畏脚的,这是花滑从未带给他过的感受。

  他与博洋对视了,而就在对视的一瞬间,他不能克制自己的眼睛,迅速的移开了目光。

  ‘博洋在看我!他注意到我了?他知道我在看他?他的表情看起来好困扰,他不喜欢这样?我让他不舒服了?我还是不要这样了?’

  他按耐住自己那颗躁动的心,收回了他的视线,他的信息素。

  米沙只有不置可否的摇头。

  你也不能说他羽生结弦就这样畏畏缩缩瞻前顾后,他这颗向着金博洋的心告诉他决不能不思进取。

  即使他使出全力,也不过是和别人玩冰上小火车的时候故意求师兄从博洋面前滑过去,在博洋玩心大起滑上来抓着他的衣角时,他释放了一些信息素。

  然而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再怎么努力的嗅,闻到的都是那瓶可恶的小粉猪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可是看着博洋作为尾节车厢被甩在冰面上带着懵懵的笑意爬起来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心要化了。

  金博洋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他觉得自己知道这股酒味儿是谁的了。

  他觉得是他偶像的……师兄的味道。

  这不难解释,因为在场的其他人他今天都已经近距离接触过了,没有人是一身酒气,其中最不可能的人就是他正攥着衣角的这位,因为这位酒精过敏。

  这西方人果然有喝酒的天赋加成,这么大味儿得喝多少,看起来一点儿不上头……金天天在心中感叹。

  但是在小火车转弯的时候他又觉得不对劲了,合乐时那种莫名的心跳又重现江湖,让他一下没稳住平衡,在小火车转点甩了出去,又很逊的在冰上滚了一圈。

  身后的宇野倒是很自在轻松的样子转着圈圈谢幕了。

  而他只能拿出自己的必杀技笑脸来给自己解围。

  一方面,羽生老白干尝试着各种花样方式暗撩金天天,比如在人家不小心后靠贴在他身上的时候抚摸人家后背啊,悄悄滑到人家身后掀帽子啊等一系列诸如此类完全看不到告白迹象,就像恋爱中的初中生一样纯情的要死的行为。

  而另一方面,金博洋感觉心里痒痒,脸也控制不住的发红,最终,他决定为这不明源头的干扰画上句号。

  晚上,他推掉了老铁们斗地主的邀请,大步流星的踏入了队医的房门。

  “我可能酒精过敏。”他说。
————tbc——★

评论(14)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