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唇舌,号角和歌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ABO)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两三事(二)

①圈地自萌
②请勿上升真人
③abo预警,不喜欢abo的娃子们注意避雷哦
④文笔差又ooc,注意。
⑤双向暗恋
*以上都能接受的,感谢各位观众老爷们捧个人场(๑˙❥˙๑)
——————————————————————————————
     金博洋觉得这不行。

     分化没多久的他刚刚又跟队医进行了一次例行体检,所以比别的小伙伴更晚一些到冰场。

     当他拎着训练服哼着小猪佩奇溜进更衣室的时候,说实话他被一股酒臭味儿熏了个踉跄。

      “诶妈呀……”

      开门的时候他往里吸气来着。

      羽生看见金天天在门口突然刹车又一脸懵且嫌弃的神情凝视着空气的时候,说实话他后悔了。

       他知道自己不开心的时候,老白干会变成酒臭味儿……苍天啊他不应该为了跟米沙置气而喷射自己的臭臭生化武器……他感觉博洋哼唱的小猪佩奇最后被熏的走调的尾音还在耳边回荡。

       金天天平复了一下心情,长舒一口气,环视了一圈更衣室。

       这口气一下子差点进不来。

       他看见他偶像了。

       只有羽生一个人的更衣室,衣衫半解(金天天滤镜),酒臭味儿。

       金天天突然觉得心跳加速,微微出汗。

       羽生老白干发现心上人懵懵的看着自己,心里觉得可爱,信息素都带着雀跃的信号在刚刚喷了的一点除味剂边缘试探。

         然后两个人看似与往常无异的打个招呼,然而在金天天回头换衣服的时候却又各自心怀鬼胎。

          金天天叠好了队服外套的时候,羽生老白干已经偷偷给自己迎头喷了好几下除味儿剂并转移到人家身后的长凳上坐着了。

           “我等你,我们一起吧。”他身体后倾双手支在椅子上,做一副刻意的自然状。

          一心只想着偷窥(划掉)的老白干没有注意到这句话有微妙的歧义。观众老爷们,再重申一次,这不能责怪他的英语水平,毕竟你能指望一个人在喜欢的人面前能有多高的语言组织能力呢。

           金.同样英语不太好.天天选择了在心里直译这句英语。

           然后他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直译的中文,呼吸一滞转而平复,只是把那歧义当做不可能的臆想。

           可是他还是出于私心的选择将“yes”说出口,而不是象征着亲密和友谊的“okay”。

           全当自己英语不好,他赌气的想。却掩饰不了发红的耳朵。也不能假装自己没感觉到身上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还有鼻尖隐隐约约的花露水的味道。

           于是金天天有点自暴自弃意味的抓起自己贴满了佩奇一家贴纸的除味剂,对着自己就是两下。

            为了防止自己那还不太能控制好的信息素偷偷溜哒出去泄露自己的真心,他抬手又对着周围的空气喷了几下。

            不喷还好,抬手的同时他还转头了,然后就看见偶像笑眯眯的瞅着自己。

            上半身训练服还没换上,光着呢。

            一种没来由的羞耻感直涌心头,在网上直播社会摇时候的坦然好像都被除味剂带走了,甚至觉得自己脸都变的有点儿烫了。

            结果就是刚刚分化没怎么能熟练克制信息素的金.刚成年.被喜欢的人盯半裸.害羞.博洋的信息素来了一个小型爆炸。

            如果释放信息素有音效的话,应该是“嗤——”一声。

             还好他及时克制住了这个小型爆炸,但是还是让羽生老白干闻到了味道。

              然而人家羽生老白干根本就没想到这是心上人在他的注视下因为害羞而散发的信息素的味道。

             在这个因为爱情而盲目的alpha看来,整个过程就是博洋和自己打了招呼之后就开始换衣服———直到这一步都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博洋觉得味道太臭了憋气憋的耳朵都红了甚至到了忍不住动用儿童空气清新剂的地步!

             羽生.后悔.失落.觉得自己被嫌弃.觉得空气清新剂上的小猪在嘲笑自己.结弦有点儿失魂落魄。

            而对面的金天天因为自己失态的信息素尴尬的笑了一下。

           老白干也撑起了一个尴尬的微笑。

           上了冰之后的羽生有点安静。他在冰场边儿上一边安静扭着黄熊精的鼻子一边感受着神明在他的追爱之路上安排的不可逾越的阻碍带来的重压。

            在黄熊精被拧的脸都皱在一起看起来就像要哭出来的悲惨时刻,戈.不计前嫌.因为带了除味剂来冰场而错过好戏.米沙贴心的滑了过来,关心他这个和相好儿(双方单向但在米沙眼里就是双向的)一起回来之后看起来像是个掉了毛儿的小公鸡一样失落的老铁。

              “咋了老铁,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他用这个在微博上学到的千年老梗妄图逗这个自以为雄风尽失的alpha一笑。

              “博洋他不喜欢我的味道。”老白干儿委屈,老白干儿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去。

               “老铁感情你刚才那么兴奋的结果就是看人家换衣服啊……”我以为你能承包整个冰场旋转跳跃闭着眼强势告白呢。米沙把后面这句咽了回去,并觉得东方人闷骚的老毛病是时候找个人出头改改。并在心里表示不止他金漂亮嫌弃,搁谁谁都嫌弃,那一股子嫉妒又护食儿的酒臭味儿。

               那地里头水灵灵的白菜就差自己长腿跑你那里自己拱了你可到好……

               戈米沙痛心疾首,戈米沙觉得他牵一次红线能多好几根白头发。

  
           ———— tbc.

评论(18)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