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唇舌,号角和歌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ABO)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两三事(一)(修改bug版)

       ①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圈地自萌!看不懂这几个字的去查词典,不知道怎么读的请开启手机输入法手写再查。
       ②请勿上升真人!要求同上!谁上升谁脱发!谁上升谁挂科!谁上升谁体重飙升!
       ③abo预警,不喜欢abo的娃子们注意避雷哦
       ④文笔差又ooc,注意。
       ⑤双向暗恋
       *以上都能接受的,感谢各位观众老爷们捧个人场(●°u°●)​ 」
——————————————————————————————

        羽生结弦是个alpha。      
 
       无论是粉丝还是媒体,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而他本人确实也是。他并不对这个性征有什么过分的在意,无论是alpha还是beta又或是omega,只是一个人外在的表现形式而已,他是这么想的。    
   
        ————他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性别。        

        但是他非常想隐瞒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因为,对于一个有点传统的日本人来说,那不是一种在大白天当着众人的面散发出来让人觉得很得体的一种味道。

        不难理解,他不希望与记者或是初次见面的选手打照面儿的时候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冠军竟然是个夜不归宿或者有大白天喝酒的坏习惯的放浪子,这实在不够得体,没错,我们在讨论关于这个蝉联了奥运冠军并且微笑起来像是鲜花绽放还拥有全世界范围粉丝的青年,和他的信息素的味道。        

           羽生结弦不想承认,他是老白干味儿的。

           当他知道自己的信息素是酒味儿的时候,他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诶诶ooc了!我酒精过敏!》
   
            但是酒味儿的信息素毕竟它不是酒精嘛,于是不能碰酒的羽生就把这老白干味儿的信息素当成神明对他的补偿。

           并不太让人能心怀感激的补偿就是了。

           羽生结弦非常苦恼,因为他老白干味儿的信息素除了容易让人误会他品行不端,哦,当然这不是最让他头疼的事情,这问题最麻烦也不过是白天多喷喷信息素除味剂,顶多算有点麻烦。

         最让他烦躁的是,他老白干味儿的信息素,很▪招▪蚊▪子。

          你能指望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alpha的信息素在睡觉的时候克制得微量到像是八九十岁在长椅上颤颤巍巍晒太阳的老头子alpha吗,你不能,即使是自控能力如他羽生这样的alpha,这样年轻气盛的alpha,也不能在睡着的情况下收敛自己的信息素到不压过睡前喷的驱蚊液或者床头蚊香的味道,更不要说缩减到蚊子都探测不到的地步。

         更何况他羽生自己都说过,他睡像很差的。

         那么说到这里你一定会问了,这和老白干和花露水的爱情故事又有什么关系呢?花露水又是哪个神秘的家伙?

          不要着急,年轻人。这个花露水呢,是一个名叫金天天的花露水味儿的omega,他和这位老白干alpha是同行,是老白干十分看重的潜力后辈,哦!!我一定要告诉你们,我亲爱的观众朋友们,他俩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不过这个老白干的味儿让羽生alpha追金天天omega的难度系数平地拔高了大概 一个三米高的黄熊精那么高。

          事情还要从某个小道儿消息开始说起。

           老白干还记得自己经历了一个夏天惨无人道的折磨————每天早上顶着一颗海胆与独角仙结合体的发型起床,活动两下胳膊腿儿就发现,比前一天晚上又多了几个蚊子包。
        
            他带着这饱经风霜与摧残的躯体参加比赛,天知道,从他十八岁那年“有味儿”了开始,他经历了怎样的心灵与肉*体上的挑战,毕竟在他成为一个吸蚊香型选手之前,他是一个被蚊子嫌弃的b型血。

             而那次去往平昌比赛的路上,刚刚经历的2017年往事在脑中浮现,他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

             然而事实还是无情的打了这个年轻的alpha的俊脸。

             他在平昌遇到了那个在刚刚过去的元旦节里分化了的金天天,他已经偷偷倾心了很久的人。

              他知道这件事还是等到了比赛结束之后。
           
              那时候男单的选手们一个个跟刚刚高考完了的孩子似的在冰面上瞎折腾,羽生在旁边一边笑一边擤鼻涕,纸巾都没来得及收,就被他的国际友人,戈米沙拽到了角落里。

              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戈.男性.beta.冰场交际花.大众老铁.米沙朋友为什么笑容有点暗搓搓的就像是初中午间休息的时候聊八卦的小姑娘。

              然后他突然想起来比赛之前这位老铁揪着他的衣角像个卖票的老黄牛一样,贴着他的耳朵说“比完赛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嘿嘿嘿嘿★”

              这句话大概让他好奇了一秒钟,之后他的脑子里又都是关于比赛和黄熊精和偷偷看几眼可爱度直逼并且几近赶超黄熊精的金天天了。

               现在米沙的表情与比赛前如出一辙,让那一幕又回到了他的脑子里。

              “怎么了?”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吗!你心心念念的小可爱分化啦!”

               “!!分化!!你说博洋?!!!”

               “还能骗你!年初的时候分化的!不信你多给他捂几层外套出点汗你闻闻,喷多少除味剂都没用,我觉得是个alpha,味道可是有点冲。”

               然而我们的羽生.已经分化.相当于成年.苦苦等着暗恋对象成年.结弦已经听不进去米沙关于a还是o还有信息素味道的讨论了。

               此时他的脑子里回荡着“博洋分化啦!!我可以追他啦!!”的钟声。

               戈米沙看他一脸的幸福洋溢就好像一只噗接到了从天而降的一罐子蜂蜜,伸出手板住他的肩膀使劲晃了两下“听我说完!”

               “昂?昂!”羽生.幸福.结弦回过神。

               “你们简直就是为彼此而生的!你一定要去闻闻他的信息素!老铁,听我的,把我老铁追到手你下半生觉睡得不能更好!”

               深知羽生遭受蚊子困扰的米沙由衷的为自己的老铁解决此生难题感到高兴。
              
               在他看来羽生的告白成功率几近百分之百,因为他觉得他的小虎牙老铁对他偶像的喜欢程度已经到了人尽皆知除了当事人的地步。

               但是你不能责怪羽生结弦的英语水平不够好,即使他误以为米沙刚刚最后一句话是在开他暗恋对象的黄段子并因此生了闷气留下我做错了什么.我不懂.媒婆真难当.米沙一个人在冰场上疑惑,和一身的不知道该用多少除味剂除掉的因为嫉妒和护食而产生并且故意喷出来的消化过的酒臭味。

                羽生.老白干也为此幼稚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他不得不回到更衣室去找自己的alpha除味剂。

                进去的时候他还庆幸更衣室没有别人。

                他才刚喷了两下更衣室的门就开了。

                进来的人还偏偏是刚刚对话内容的主角。

                他的暗恋对象。
              

——tbc.

评论(33)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