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染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CMBYH

第一次敲响我心中某个角落钟声的,是读到艾里欧假装酣睡,身上趴压着奥里费,那个让他从心底祈祷不是无端梦境的奥里费,少年脑中轰然,所思所想唯有“这就像归乡。”情窦初开的少年,虔诚无声的表露心意,身不动而心已然屈服,那个盛夏的小镇,咯吱作响的木床,和呼吸间起伏的胸膛,让这个故事染上了未名的情愫。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