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染

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出于两种诱因:一种是不得不为,一种是由爱而生,该有多么痛快。

他是夜空

他是白昼

他是阳光穿透树枝留下的光影

他是夕阳燃烧过后的星云

他是飞雪挑起的微风

又是炊烟勾勒的飞鸟

评论

热度(3)